超大号可爱多
成为光。
 

课间趴在桌上昏睡,掀起的外套帽子盖住脑袋,蹭着特别舒服。
忽然就有人隔着宽大的帽子揉了揉我的头发。
我惊讶地摇摇晃晃站起来。
是一个不算熟但也认识一点的女生:“你朋友找你。”
我“噢”了一声抓起眼镜走出教室。
然而。
在接下来的一整节英语课里,我都晕晕乎乎,如同被砸了一整朵厚厚重重的云。
好久没有被人这样亲昵地揉乱短发了。
我想我可能对温柔有点过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