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光啊

虽千万人,吾往矣。

高考完暑假大概还是会很忙。
会尽量多写点东西。
欢迎闲谈。

畅想

总是会喜欢个子又高又长得帅又有钱总是拽拽地冷着脸但是非常痴情非常有占有欲的人物。
比如说最近看的,小说《混音人生》里的宫先生和漫画《Circle》里的宓希。轮廓立体,鼻梁挺直,眼睛细长,睫毛却温柔地垂下来。
一直开玩笑和朋友说人生终极心愿就是霸道总裁爱上我,毕竟正是少女心泛滥的年纪。哦对前几天还突发奇想要嫁个建筑师,当然不能太穷困潦倒,还是那句话,至少要能给我买辆白色路虎。

越文艺越清高越冷淡,越现实,越拜金。

那我,想依靠自己去抓住的是什么呢?

我要住在有大落地窗的房子里,盘腿坐在春季午后的日光里翻彩页杂志翻得哗啦啦响。
我要在睡饱后的周末,窝在绒绒的懒人椅里边吃时令水果边看纪录片。
我要挂着...

情书一则

坦白地说,我没什么高尚品质。

我羡慕你的跑车、你的私宅、你的信用卡、或是别的什么我列不出的资产。我羡慕它们被法律印上你的所有权,被保护的归属。

然而你一定想不到,我还深深地嫉妒着。

我嫉妒你的衬衫的正数第二颗纽扣,嫉妒你的毛衣令你轻痒的线头,嫉妒你的紧贴脉搏的石英表,嫉妒你在摄像机前炫耀的戒环,嫉妒你睡前忘关的床头灯,嫉妒你懒于更换的棉枕,嫉妒你随身携带的钱包,嫉妒你出门必备的墨镜,嫉妒你房间里正在枯萎的蓝紫色风信子,嫉妒被你翻皱页脚的诗集,嫉妒你品过的淡啤、含在嘴里的太妃糖。

最妒忌、甚至妒忌到发狂的,莫过于你的茶杯。你可曾意识到你无数次将浅色的吻赠予它?

对于我,若能得到其中最潦...

Free Me Sia

点了单曲循环真的是我的错。
妈的大晚上的还醒着就会左思右想。
心情复杂。
滚去睡觉。

[HW]Wanna(速写段子)

>>Dr.Watson第一人称

我慢吞吞地走下楼,新的毛衫扎得皮肤若有若无的刺痛。
不出所料,我讨厌的室友盘腿坐在客厅里他专属的位置上,双目紧闭,双手合十。噢他在思考,最近可没有案子,鬼晓得他又在想什么,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清晨柔和的日光在薄雾和窗帘过滤后铺散在他身上,这让他看上去完美得就像,作个俗套的比喻,就像一尊出自顶尖大师的中世纪大理石雕像。
果然还是安静的时侯比较讨人喜欢。
毫无预兆地,他睁开眼,浅色的锐利。雕像活了。
他将那颗超凡的头颅向我的方向转过一个极小的角度,半抿起嘴唇,用面部细微的表情传达疑问。
“你错了,我没有打算跟你聊天。”
“不,”我就知道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反驳的机会,...

[BCMF]Balance(part.Texts)

※前文见主页
※咳,抱歉,如你所见结尾就是这么短

BC:酒红衬衫很配你......的女伴的短裙

MF:WTF?!你怎么看出我的?!模范丈夫也大半夜来酒吧?

BC:或许直觉,不是你,是你们两位。

MF:嗨Benny,别闷闷不乐的,告诉我你已经忘了它。

BC:不我没忘......抱歉?祝你有个sexy night,我点杯东西就走。

MF:hhhhhhha真是我的sweetheart。顺便,你钟情的那款威士忌今天没耐心等到你。

BC:真糟糕。还是回家好了。

MF:你应该的。

-End-

【忍不住来废话......想写的是一个将benny的正常生活放在自己对他的爱之前的martin。...

[BCMF]Balance(part.Letters)

※犯罪是我的,正常生活是他们的
※爱,就产粮
※RPS 现实预警

本:

哦我知道写邮件不是我的风格,但不得不这样,因为这件事真是该死的严肃。

首先我声明!不是玩笑。虽然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捉弄人......也不是什么分手后的醉醺醺的气话。我很好,很好,很清醒。

那么直说了,我爱你。

你不能怀疑我的演员素养。不是胖乎乎的霍比特人爱嗓音完美的巨龙(天晓得他们怎么被凑成对的),不是好脾气医生爱天才侦探(尽管英国人民已达成难得的共识)。如你所见就是,我,爱,你。

这是不合适的,当然。亲爱的本尼拥有好到没话说的家庭和正处于上升期的事业,见鬼地棒极了。我倒是毫无顾忌。毕竟我是自由人(Freeman)...

浅蓝西装苏得不要不要的!
看他笑起来的样子我就觉得心上开了朵花儿呀!
又帅又萌的我就这么沦陷了!

——截自马丁·弗里曼的Motown之旅

[HW]Lazy Boys(速写段子)

“茶?”
“老样子。”报纸一连翻过几页。无趣。
“加奶不加糖真是搞不懂有什么好喝的......”John在一片蒸汽中咕哝,手上忙个不停。
“别每天都评价我的习惯,还完全不客观。”
“吐司?”
“来一点,烤焦的边你最好——”
“我去上班了。懒家伙,吃完记得收拾干净。”
“不吃。”
“随你,”John连抱怨都省去了,“晚上见,Sherlock。”
毫无意义的告别语。“晚上见。”
急匆匆的脚步,然后是大门“呯”地关上的声音。
Sherlock随手扔掉日报,走进厨房拿起自己的杯子。料理台上的吐司片当然没有被切去焦干的四边。说真的,John就算把吐司切好边再耐心地端到餐桌上都不会迟到,为什么他就不肯动脑子分析一下呢?
拜托——...

[HW]After Running(速写段子)

>>Dr.Watson第一人称

经过似乎永无止境的奔跑之后,我们终于停了下来,靠在满是涂鸦的水泥墙上喘气。当然,主要是我在喘。
他突然转过头来盯住我,用他那在日光下呈冷静的灰蓝色的眼珠探究地看着我。我知道我现在或许有些狼狈,脸庞苍白,嘴唇鲜红。但我以为他应该是有什么问题要问,于是我以士兵的优良素质尽力平复呼吸,斜仰起头直直地望向他。
然而,我的模样在他眼里确是新奇生动的。我明白这点并不是因为我学会哪怕一丁点他的演绎推理或是读心术什么的,

只是因为他凑过来吻了我。

–fin–

© 是光啊 | Powered by LOFTER